Lilychou_chou

Toruka·【Light】

三点钟开始写的
可能因为没有睡觉所以脑子里也乱乱的
写完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考虑了下还是决定发出来
(意识到某点,所以垂头丧气的加上一句)与现实无关
我第一次喜欢这种cp一喜欢就是这么几年
没什么好心态
所以已经崩了
不管怎么说,喜欢这对cp的前提是喜欢他们的个体,所以无论如何都祝他们幸福。
我没敢自己从头到尾看一遍自己写的啥可能疯狂ooc了
所以如果有人看的话……对不起我写得太垃圾了……






toru始终忘不掉那天的情形
墙上挂着的湿度表,灯光下被拉长的影子,酒精的香味和对方闪躲的眼神。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小孩子的把戏还是早点结束比较好不是吗?”


toru有点喘不过气,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转而起身把窗户打开了。
夏夜的风灌进来,带着潮湿的海的味道。
那些平时根本不会注意到的细节自己好像记得格外清楚。
是为什么呢?大概是歉意和不安吧
toru这么想着,所以才会左顾右盼,惧怕着对方的眼睛。
生怕看到对方眼里的难过。
刚刚那个问题其实应该由他来说才对。
在一起这么久,从不懂事只会暗恋的小孩变成两个成熟的大人,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却发现好像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明明正朝着最开始的目标以直线的方式前进着,却好像哪里有个巨大的漏洞,怎么也填不上,这时候toru才意识到


啊,对的,是我们的问题。


要说为什么,长大的同时带来的是更巨大的烦恼啊,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到已经容不下更多的秘密在心里了,每天看着焦头烂额四处奔波的恋人,自己也会生出莫名的疲惫感。
恋爱这个秘密以前是保证他能继续走下去的动力,为了两个人共同的梦想而努力着,像极了故事中的英雄,故事的结局两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直到最近他才猛的发现,他搞反了,梦想不是恋爱的附属品,他们之间的恋情才是从追梦的过程中突然繁衍出来的衍生物。
更何况恋爱发展到这一步,大概已经谈不上喜欢不喜欢了吧,只是习惯而已。
而对方显然也和他一样意识到了这一点,和他不同的是taka选择了尽全力逃避这个问题,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甚至避免和他有工作以外的接触,不用想也知道taka在害怕什么,但总归还是会有那么一天的。


“你有喜欢的女生了吧…”


taka说的很轻,听不出是疑问句还是肯定句,但toru觉得他很累,累得几乎要倒下了一样,总觉得眼前这个人下一秒就要消失了般,这种透明感让他觉得非常不安。
但他只能别扭地从嘴里挤出干瘪的单音
“嗯。”
“那就分手吧。”
toru的话音还没落下对方就赶紧把下一句接了过去,说完taka就从沙发里起身背对着toru往阳台走去,如释重负般的伸了伸懒腰。
如果从正面看过去,就会看到taka红红的眼眶。
toru没有追上去,他坐在室内看着对方的背影,原本就娇小的主唱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走一样。


是不是瘦过头了点?


今晚酒是喝了不少,脑子里总是不由自主的跳出些没边际的话。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骄傲又脆弱的人,一旦被动就会手足无措,所以才会在这件事上选择了主动。
toru忽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taka低着头局促地站在舞台上,心里突然就被扎了那么一下,针孔里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鲜红色的、宿命一般缠绕住他俩的红线。
从那天起toru就再也不愿意看到taka低着头的样子,他应该是发光的星星,为了他的光哪怕让自己把整个世界关起来也可以,只为了让世人看到这个人身上的光芒,他曾经可以付出一切。
可是他没办法把全世界都给这颗星星,只能把自己当做幕布,把光反射给看得到的人看。
现在的taka已经不需要黑暗也能被人看到了,但他还是选择在这片名叫山下亨的幕布下,抬头注视着那个人的眼睛唱歌。
这个固执的小孩到现在都没变。
看啊,既然你把我惯成骄傲的样子,那就算分开我也不会背叛你的。
我会用最成熟的状态和你说再见。
“行啦,又不是小孩子。”
taka吸了吸鼻子,转过头对着toru说。
“总会有这一天的嘛,我早就知道了。”
他走回房间,把窗户重新合上。
“很好笑的是,以前我总是嫌两个大男人之间说情话太别扭,但这时候又觉得说不说出口都无所谓了。”taka说到。
再不说的话就没机会了吧。
说不出来的是这句
他把桌上杯子里的酒喝完,微微弯下腰让自己直视坐着的toru

“你这个家伙,从今天一开始就没有哪怕一秒看着我。”
“……对不起。”沉默了几秒,toru能想到的只有这句话。
taka忍不住笑出了声,笑的是自己居然把不善言辞的人逼到这个地步。
“山下亨先生,祝你幸福。”那是一个朋友式的拥抱,亲密而疏远,他握住了toru的手,每一寸指尖的茧他都很熟悉。
等到taka回房间之后,toru在窗边发了会儿呆,对错是从决定和taka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不在意的事情了,那个只会唱歌的小孩原来已经长这么大了,而未来不管是用什么样的姿态,用什么样的身份,两个人都是要用一辈子来陪伴对方的。
toru准备离开的时候,窗户外有什么反着亮晶晶的光。


那是一对银色的耳环,在月光下弯着好看的弧度。

耳环的主人总是戴着它,这是toru第一次借着月色看到了耳环内圈。


原来还刻着字啊。


toru有些想笑
还说什么不愿意把情话说出口,这不每天都戴着吗?


“山下亨先生,祝你幸福。”


还有就是
我爱你。

toruka • 【 逃 】

喜欢了四年,这还是第一次写toruka

准确的说是自小学之后第一次第一次写同人

就...随便看看吧,反正我自己没眼看第二遍了

可能是个双向暗恋修成正果的故事

 

 

 

 

 

太糟糕了。

山下亨不止一次这么想着。

    关于自己的恋情,关于自己在心里偷偷亲吻了数次的那个人……实在是太糟糕了。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没有拒绝我呢?
 
    第一次情难自控到把对方逼到休息室的墙角时,以往脾气乖张的主唱竟然一言不发的低着头,甚至自以为“悄悄地”,时不时的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从未见过的……温顺?
    事后冷静下来的山下一度怀疑他是故意做出这样的姿态,乍看上去是弱势的一方,剥开一层一层的伪装之后露出来的一定是情色又狡黠的恶魔,带着恶意的笑容引诱他一步一步走进深渊里。

 

实在是…太糟糕了。

    无奈自己实在是找不到从深渊里逃脱的方法,导致现在的局面一发不可收拾…无可救药。

    这是一段突然爆发的感情,没有任何前兆,山下自认为是一个很能忍的人,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做过超出“朋友”和“队长”以外的任何动作,虽然不知道真假,对方姑且也算是极其配合着自己,他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可以确定,这的确是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没有选择推开?

    忍不住回想起了这几年两个人一起度过的时间,说真的,山下早就记不起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段感情的,只知道自我察觉的时候就为时已晚了。
    与其说对方并不是喜欢纵欲的类型,倒不如说与之相反其实两个人私底下都偏向禁欲型,尤其是山下,在巡演期间洁身自好得仿佛古代的苦行僧一般,在party上和女生的互动也少的可怜,所有人都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如果还有谁可以抽空从狂欢中看他一眼,一定能看到他总是望着某个方向,再下一秒的时候,也许他就已经从这个夜晚里抽身而退了。
    山下有时会在这样的晚上提前离开,但大多数时间里是守着那个玩疯了就不知道会喝多少的人等着带他回家,但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发自内心的讨厌着这样的夜晚。

 

隐约猜到是所谓的 占有欲 在作祟,但还是十分的不甘心。
明明是自己深爱的……
是独一无二的……
是自某一刻起就再也无法平静对待,也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的那个人。
面对着本人伸不出的那只手,在无数个夜晚一遍一遍的抚慰着自己身下的羊羔。

 

    森内到现在也会偶尔回想起那天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休息室里那个潮湿的吻。
    和平时的利达完全不同,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自己:“来接吻吧。”一时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对方的唇就覆了上来。
    带着侵略性的不只是唇舌,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环住自己的双臂,森内知道这并不是他一时兴起的恶作剧,身体被他箍得生疼,隔着布料感受着对方滚烫的体温,心率倒是意外的稳定着,森内其实也没有很吃惊,他比谁都清楚,要说为什么的话,以前的事情或多或少都是他有意而为之,说不出口…那些勉勉强强可以被称之为“色诱”的行为,不经意流露出的醉态,舞台上的互动,不自知的贴近,大到拥抱小到无意的一瞥,能摆在面前铺开的话,大概又是一条长长的暧昧之路。
    谁先动心的已经无法考究了,那天之后两个人又恢复了平日的关系,谁都没有再提起过那个吻,也没人再问为什么,集体失忆般的把那天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
    森内其实早就知道这个人的感情了,从发现的那天开始他就在想尽办法让山下失控,这种心态大概是出自自己的不安,要怪就怪自家的利达……实在是太能忍了,把 不作为 三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越是和别人调情,越是和别人做超出界限的事情,唯有这样把自己从理智里抽身出来,那束目光才会在自己身上越收越紧,仅仅只能从这种时刻里,感觉到这个人的爱意。
    好不容易把他逼到边缘了,却只用一个吻就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森内除了郁闷更多的还是难过。

 

仅仅是一个吻而已,对我的爱到这里就满足了吗?
不需要更多吗?
真的真的不需要更多了吗?

    山下真的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这实在是太过了,自从那个吻之后他就比以前更加克制自己,甚至连聚会也不去参加,但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被朋友们责怪太久不出现而不得不跟去一个小型唱K聚会,虽说都是熟人,但这群人玩到兴头上就拉着隔壁包厢的女孩子们跳舞喝酒,山下叼着烟,为了表示自己不是不合群也抱着某个扭动着曼妙腰肢的女生心不在焉的摇晃着。
    真的非常的心不在焉,因为他没有在人群里看到他想找的人。
    也许只是在某个角落里休息吧。这么想着,但眼睛总是不自觉的看向卫生间紧锁的门,心里隐约有糟糕的预感,山下用深呼吸和咳嗽来掩盖自己的焦躁,显然并没有多大的效果,最后索性扔下身边的女孩一个人坐回了沙发里,明知道是不归自己管的事情,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说是欲望?在这一刻不如说是怒火。

 

卫生间的门已经有多久没有打开了?
  
    山下觉得自己的确是醉了,喝下最后一口酒后他把酒杯放在桌上,起身就要去敲卫生间的门。
    其实已经没有敲门的必要了,刚刚走近门口,就听到女生突然拔高音调的娇喘,以及某个熟悉的声音。
    山下亨在门口等着里面的两个人穿好衣服打开门,自家主唱低着头走出来险些和他撞了个满怀,根本不需要看就知道森内看到他在门口是什么样的表情,于是山下选择一眼都不看他,而是径直走进了卫生间里面锁上了门。
    森内发现直到聚会结束山下都没有再看过他一眼,他终于开始有点慌了,这次的确是做过头了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因为气到了极点,后半场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嗨到不停的交换着女伴聊天,于是森内也赌气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搂着刚才在卫生间的女生喝酒,喝到最后连他也醉得起不来身了。

今天大概得在这里睡一觉了。
    森内撑着残存的意识环视了一圈包厢,不出他所料的倒成一片,他推开躺在自己身上的女生打算换个舒服点的姿势,突然就被拉着胳膊站了起来,被酒精麻痹的身体来不及做出反应,森内双腿一软就向前倒入,倒进了一个结实又熟悉的怀抱。
“toru……”

 

    稍微恢复意识的时候好像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了,脑袋里昏昏沉沉的,甚至没有力气支撑他睁开眼看看自己在哪里,但还是忍不住回想着在卫生间门口看到的他的眼神,那个人从来没有对自己露出过这样的神情,冰冷的、视自己为无物的、轻蔑的从自己面前走过去,两个人都扎扎实实的在对方心里捅了一刀,醉酒后疼痛好像报复似的加倍奉还给了他。
   “对……对不起……对不起……”森内带着哭腔呢喃着,身体因为难过而绷紧发抖着。
  “抱…抱我吧…告诉…告诉我……”眼泪不停的涌出来,句子支离破碎的从嘴里吐出来,身体像是因为极度的渴望而幻想出了另一种温度。

 

另一种不属于他自己的,滚烫的温度。

不是幻觉

 

    森内终于意识到自己正躺在谁的床上,床的主人正把他压在身下紧紧的抱着他,呼吸顺着他的脖子往上爬,停在了他的眼前。
    他睁开眼,模糊中只看到山下的眼睛,他看到欲望和愤怒的火,也看到了月光一般皎洁的爱慕和悲伤。
    森内忍不住笑了,他抬头咬住身上人的嘴唇,勾着他的脖子缓慢的坐了起来。
    潮湿的夜里两个人赤裸着用身体传达着爱意,温柔的吻,水一样的眼神,柔软的指尖,和滚烫的眼泪。

“贵宽,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

  ……

“贵宽,你是不是很难过?”

  ……

“贵宽,我也很害怕…”

  ……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很爱很爱……所以……

 

 

 

所以别的都无所谓

“绑住我”

想写toruka了!

我才不去了解你,你若即若离,似雾非雾,在朦胧里发着光,我可以毫无顾忌的喜欢你,你没有缺点,更没有人间风趣,这是最绝妙的距离,不要两情相悦,我的一厢情愿就足够了。

射出的糖果子弹,得不到任何回应的子弹,我们哪里也没去得了。
所以说喜欢,真让人绝望啊。

就很奇怪吧,明明十分热衷于身体接触,又不喜欢太过贴近了,喜欢一切擦边球,当然如果是自己喜欢的cp的话就希望两位待在床上别下来了【

怀念夏天,晚上洗澡之后坐在房间地板上喝冻啤酒,抱着琴抽着烟,有时候会和友人一起围成圈坐着吃宵夜,地板下传来的凉意,窗外橘黄色的路灯,手机里短暂播放的音乐,可能还有一点点对未来的迷茫,绝妙啊

我啊,我超喜欢身体接触的,拥抱也好牵手也好,如果能真实的站在你身边,能够触碰到你就好了。

想见你,想跑着来